广州玖亿资讯网 > 鲜闻 >

赌王何鸿燊︱一生完美演绎什么是“大房臭二房

2019-10-24 08:54

题记:“男人有钱就学坏,女人学坏就有钱。”

何鸿燊当初追大太太黎婉华的时候费尽心机。黎婉华年轻时风华绝代,人称“澳门第一美人”,她的先祖是葡萄牙名门望族,她从小在澳门长大,父亲是一位律师,是当时澳门唯一的公证人,手上很有权力。


何鸿燊出身也不差,他来自于香港有名的何东家族,小时候过了段锦衣玉食的生活,后来家道败落,他身上带着10元钱来到澳门,在联昌贸易公司工作,认识了黎婉华的大姐夫,通过黎婉华的大姐夫认识了黎婉华。


黎婉华才17岁,身材窈窕,姿容秀美,何鸿燊一见惊为天人,对黎婉华展开热烈追求。黎婉华放学时,他就骑着自行车跑到黎婉华居住的山水园约会,下了班又跑去跟黎婉华喝茶。为了能够更好地与黎婉华交流,他还自学葡萄牙语。


一个才十七岁的女孩子,哪架得住一个男孩子这样热烈的追求。何况赌王年轻时很帅很帅的,黎婉华就动了心。


第二年,年仅十八岁的黎婉华嫁给何鸿燊,成为何太。


黎婉华婚后生育一子三女。


黎婉华虽然接受的是西式教育,却很有中国传统女子的美德,何鸿燊的外甥说:“舅妈……对我们几个子侄很照顾,我可以去到英国读书,全靠舅妈帮助。”


黎婉华跟何鸿燊结婚第二年,何鸿燊从公司获得100万元的分红,为他以后创业积累了第一笔资金。


黎婉华旺夫不旺己,何鸿燊跟她结婚以后很快发一笔大财,他成为赌王,也是依靠黎婉华的势力。何鸿燊的外甥说:“赌王起家全靠黎婉华,当年赌王的岳父是在政府做公证人,看见何鸿燊很喜欢,就让他做秘书,为他日后的基业建立了不少人气。”


外甥说舅舅,不会有假吧?


可是黎婉华才三十来岁,就患上结肠炎,多方医治不见效,只能吃流质食物,长期卧床让她瘦骨嶙峋,昔日动人的美貌不复存在。屋漏偏逢连阴雨,后来她又遭遇车祸,脑部受到重创,昏迷一个多月,醒来以后失去大部分记忆,吃饭、行动都很困难。


黎婉华的儿女们也非常不幸,她唯一的儿子何猷光在葡萄牙遭遇车祸,与儿媳同时丧命。大女儿何超英刚刚离婚,又听到弟弟突然去世的消息,在双重打击之下精神变得不太正常。另两个女儿,一个生活在海外,一个因身体肥胖一直未婚。


黎婉华成为何鸿燊供养着的一个废物,大半生在病床和轮椅上度过。她住在一座大房子里,不缺吃不缺穿,有护工每天护理着她,她只是缺少爱人的陪伴。


黎婉华去世的时候,何鸿燊满面哀伤,讣告上称她“爱妻何黎婉华夫人”,也许黎婉华的女儿捧着她的遗照走出来的那一刻,赌王看着照片上黎婉华灿烂的笑容,想起他俩的花前月下,那些浪漫美好的时光,动了真情。但当他回到家,看到二房、三房、四房的笑脸和二房、三房、四房儿女们叽叽喳喳的欢笑声,他的心又回到二房、三房、四房身上,他在安排遗产的分配时,大房几乎被排斥在外,虽然何鸿燊给过大房的后代一些财产,跟二房、三房、四房还是没法比。


大房的女儿说,爸爸以前说给我们儿女平分财产的,不相信爸爸什么不留给我们。不相信又如何?九十八岁的赌王苟延残喘,自己都顾不了自己。谁知道哪是他的真实意愿?


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黎婉华还在世的时候,何鸿燊已经跟别的女人说恩情,黎婉华死了这么多年,那点恩情早就风化瓦解,被风吹散。那讣告上的“爱妻”两字,是赌王给黎婉华最后的情义。


这边黎婉华在对抗病魔,那边,赌王依据大清律迎进二房蓝琼缨。


赌王的理由是:“我不能一辈子当和尚,况且我当时已家大业大,工作非常繁忙,各种各样的应酬不少,需要一位女性操持家务,并时常陪伴自己左右。”


这句话说对吗?没毛病。


他是一个有钱又帅气的男人,为什么要委屈自己?


二太太蓝琼缨嫁给赌王何鸿燊时只有十四岁,差不多算个小萝莉。蓝琼缨家世很好,祖父是一名少将,父亲是黄埔七期,家里很有钱,受的教育也不错。十四岁的蓝琼缨细腰纤纤,舞姿翩翩,吸引了赌王的目光。赌王跳舞跳得好,人称“舞王”,蓝琼缨也跳得不错,人称“舞后”,两人舞场上配合默契,舞场下也很快默契。


蓝琼缨陪伴赌王几十年,生育四女一男。


赌王迎娶二房这件事,虽然有点忘恩负义,法理上来说,没有太多问题。《大清律》在大陆因为清朝灭亡而废除,在香港这块地盘上,《大清律》直到1971年才废除,虽然此前人们差不多遗忘了它,但是没废除它就有法律效用。


《大清律》并不反对纳妾。赌王说的那句“我不能一辈子当和尚”“我家大业大……需要一位应女性操持家务”也不是没道理。如果他只是迎娶二房,没有迎娶三房、四房;如果他分配遗产时,能够优先大房,也算有情有义。


但是,上世纪八十中后期年代,他相继迎进三房、四房,那时,《大清律》早已废除,何鸿燊纳妾没有法律依据。所以,他就不找理由,纳了就是纳了。


人老珠黄的二太太蓝琼缨看到老三、老四相继进门,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移民到加拿大,在那里照顾父亲,顺便打理着赌王在加拿大的资产,对三房四房两个妖精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三太太陈婉珍是大太太黎婉华的看护,赌王有时去探望大太太,跟大太太的看护熟悉起来。过了几年,陈婉珍不再看护大太太,而是与赌王出双入对,浑身上下珠光宝气,住在赌王买的大房子里,先生了一女,又生了一对龙凤胎。


三太太忙着生孩子的时候,赌王认识了一位妙龄女子梁安琪。梁安琪原是广州文工团的芭蕾舞演员,当然是舞技过人,与酷爱跳舞的赌王相识于舞场。几支曲子跳下来,赌王的目光就离不开梁安琪了。


虽然梁安琪的年龄比赌王的几个儿女还小,这不障碍赌王把她收为四太太。四太太是个有野心的女子,一面帮赌王做生意,一面拼命生孩子,梁安琪生三子两女,最小的女儿何超欣出生时,赌王已经78岁。


如今赌王已经98岁,在医院里靠着堆积如山的金钱养命。他的三个太太十七个子女的遗产争夺战一波三折,热火朝天。二房占了大头,三房、四房也不甘示弱,又掀起结婚生子的高潮,当然是冲着遗产过去,每多一口人,都多分一大笔钱。


这出热热闹闹的大戏还在上演中,还够吃瓜群众吃上些日子。


过去的人们在形容妻妾关系,经常说“妻不如妾。”又说“大房臭,二房香,三房、四房当娘娘”。这些句用在赌王身上,还真贴切。赌王发家过程中,大太太起了最大作用,由于大太太早逝,人丁凋零,在遗产争夺处于劣势,后代获得的遗产最少。二太太、三太太、四太太个个成富婆。


值得一说的是,要不是四太太有手段,赌王还差点迎进一个五太太。若是那样,更有热闹可看了。